曹州(菏泽)书画装裱培训中心是一家以书画字画装裱、揭裱等为主要培训项目的书画装裱培训中心

书画装裱

网站公告

联系我们

新培训地址: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毅德城大市场B1区上首9栋2009、10栋2025

手机:15964646655 

QQ咨询:674746655;88187902(满)

微信:15964646655

微信公众平台:走近装裱

字画装裱

装裱杂谈- 曹州(菏泽)书画装裱培训中心

记装裱泰斗刘金涛

文章来源:互联网    文章作者:佚名    日期:2009年02月16日
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徐悲鸿纪念馆、被誉为“中国第一装裱状元”的刘金涛大师,也许很多人没有听说过,但是他在许多书画大师的心目中,却是位鼎鼎大名的装裱艺术家。

点击浏览下一页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徐悲鸿纪念馆、被誉为“中国第一装裱状元”的刘金涛大师,也许很多人没有听说过,但是他在许多书画大师的心目中,却是位鼎鼎大名的装裱艺术家。

完美裱工

在京城书界,乃至全国书画界,提起刘金涛的名字,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刘老的为人和他的装裱艺术,早在五六十年前,就得到郭沫若、徐悲鸿、梅兰芳、齐白石、邓拓、张大千、李可染、傅抱石、老舍、吴作人、黄胄、溥心畲、吴镜汀、黄永玉、黄苗子、刘继卣、陈叔亮、陈半丁、冰心、刘白羽、吴祖光等社会名流的交口称赞。有许多绘画大师的名作,是通过刘金涛那双粗大、厚实而又格外灵巧的手,完美展现在观众眼前的。

悬挂在人民大会堂的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众所周知,是傅抱石、关山月联手创作的,观众经常用最美好的语言来赞美画得好,同时也称赞这么巨大的绘画名作不易装裱,由谁将它装裱得如此完美,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它是由刘金涛和已故的张贵同先生联手装裱的。蒋兆和先生的代表作巨幅长卷《流民图》,也是刘金涛装裱的。已故的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副院长、著名书画家陈叔亮先生,在1984年特别为刘金涛书写“绝技”匾额并题辞道:“金涛老友,装裱神手,桃李满门,共尊泰斗”,落款“壬戌年八旬老人陈叔亮”。黄苗子则挥毫写下了“汤勤是前辈,人品数我高尚”加以赞美。汤勤是明代的著名装裱大师。而蒋兆和、吴作人、黄永玉等则为刘金涛造像留念。早在1957年春,对书画装裱问题忧心忡忡的傅抱石先生,就在《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裱画难》的文章。在文中,傅先生一再称赞刘金涛先生的装裱艺术。他认为,中国具有代表性的装裱字画的名师,当属南北“二刘”,即中国南方刘定之,北方刘金涛。

已故著名山水大家梁树年,曾于上个世纪的80年代,写下一首诗赞美金涛的装裱艺术,诗名叫《完美还须看裱工》:

赏画从来论裱工,装潢谁与一公平?河山万里舒长卷,竹树千枝列丈屏。苏绢杭绫金色雅,春风秋雨四季平。莫夸笔墨多神韵,完美还须看裱工。

移花接木

中国绘画同欧美的油画不同。油画的完美表现在画框的选择上;而国画则不然,裱工如何,决定着画面是否完美。中国的书画装裱艺术历史悠久,是一项专业的技术,非常复杂、十分讲究,揭裱一幅历史名画,不掌握“偷梁换柱”、“移花接木”等绝活,是绝对揭裱不好的。有一次,黄胄把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幅名贵古画交刘先生揭裱。刘金涛整整花了三个月的工夫,揭裱后神韵依旧。当黄胄看到自己心爱的揭裱后的古画,情不自禁地惊呼道:“金涛兄揭裱古画,神手绝技也!”刘金涛来自家境贫寒的农民家庭,是个苦孩子。他后来是怎么成长为一名装裱艺术家的呢?众所周知,任何一个人要想在事业上获得成功,无非有两个因素起着决定性作用:一是自己坚韧不拔的奋斗精神,二是好心人的真诚帮助,刘金涛亦如此。

刘金涛六岁丧母,由于生活的逼迫,1934年,在他刚刚步入13岁的时候便告别了父亲刘益斋,从河北省枣强县沿路乞讨,步行7天到了北平。天无绝人之路,后来,他便遇到了好人刘宪章。在刘的帮助下,金涛好不容易地在琉璃厂231号“宝华斋”找了个学徒的差事。跟着师傅学裱画,小金涛非常知足,进门就跟师傅们磕了两个响头,接着试工三天。金涛干活不惜力,脏活累活抢着干,干起活来不仅干净利落,还特快特好。于是,三天试工顺利通过。在几位师傅们中,有位叫张维恭的对他最好。张师傅也是个穷苦人出身,30岁才娶上媳妇。他同情金涛,对金涛要求也格外严格,比如,用材料必须精打细算,浪费一点儿也不成。扫地的时候,即使是一根火柴棍儿没捡起来,要是被他看见了,也非训一顿不可。做活时,张师傅经常手把着手教,若是偶尔裱得不合他的意,就会大发脾气。为了尽快把手艺学到手,就是在师傅上厕所的时候,小金涛也要抓紧时间趁着师傅不在,自己悄悄拿起笔认认真真全颜色或者揭裱。刘老先生回忆道:“张师傅为了让我学手艺,一有机会就安排我去别的裱画店偷偷瞧装裱高手是如何做‘绝活’的。”在苦水里泡大的刘金涛,什么苦都能吃,什么罪都能受,而且有耐力有毅力。在严师的严格要求下,心灵手巧又用心的刘金涛,手艺学得快、学得好,用了两三年的时间,便掌握了装裱、揭裱字画的一些绝活。1945年,恩师张维恭去世,刘金涛离开了“宝华斋”,借了块地方,他自己单干,开始接活为画家装裱字画。经刘氏装裱的字画,经常得到专家和社会各界的好评。

1946年秋的一天晚上,刘金涛去齐白石先生府上送装裱好的字画,白石老先生看了后,很是满意,大加赞赏,要把他介绍给时任北平艺专校长的徐悲鸿,他说:“徐校长心眼儿好,他一定会帮助你的。”从此,刘金涛认识了徐悲鸿。不用说,白石看中的裱画人,徐悲鸿准也喜欢。于是,他把自己的得意之作《愚公移山》和《九方皋》两张巨幅国画放到刘金涛面前,请他重新装裱。金涛万万没有料到,大名鼎鼎的徐悲鸿会把如此重要的绘画名作交给他揭裱。他胆怯了。装裱如此大幅的名家名作,刘金涛确实有些担心。他心里非常清楚,重新揭裱难度大,万一裱得不尽如人意,徐先生不高兴可怎么办啊!不过,在徐校长的一再鼓励下,他还是答应下来。金涛用尽自己学到的装裱技艺,终于圆满完成任务。

当徐校长看了金涛揭裱好的两幅画,非常满意,连声说道:“好,好,经你这么重新揭裱,使这两幅画更加完美了。”他又问:“金涛君,我应该付你多少报酬?”“三十块大洋吧。”刘金涛特别实在地说。“三十块?”徐惊讶地看着金涛说。“要是我要多了,那您就看着给吧。”刘金涛说,“给多少都成。我能给您这样的好人裱画,不给我也高兴。”“刘先生,你弄错了。”徐先生说,“我是说,三十块大洋,太少了,至少得给你六十块大洋。这样吧,就给你六十块吧。”从那以后,徐悲鸿的一些画都喜欢交给金涛装裱,包括他收藏的那幅被视为“悲鸿生命”的唐吴道子的白描手卷《八十七神仙卷》,也是经金涛重新揭裱恢复神韵的,徐悲鸿太放心金涛装裱的字画了。

有一回,金涛给徐悲鸿先生送装裱好的字画时,徐先生展开画卷,一边欣赏,一边感叹道:“画家有名,而裱画的人却无名,不公正、不合理。金涛君啊,你为何能成为我们画家的挚友呢!因为你是位受人尊敬的装裱艺术家。以我看,你的大名也应该出现在装裱好的字画上。因为,没有装裱师的装裱,再有名的画家他的作品也完美不了。”而金涛君则挺不意思地说:“咱没有多少文化,只念过几年小学,好好做个裱糊匠,混碗饭吃就行了,什么名不名的。“哎,这样做也有个责任问题嘛!”1947年,徐悲鸿亲自请齐白石等北平著名大画家为帮助金涛君精心作画40余幅。齐白石、李苦禅不仅按悲鸿的要求完成任务,每人还多画了三张。然后,徐悲鸿又亲自写帖子邀请参观。帖子是这样写的:“本月27日至三十日,同仁为协助刘金涛君共捐画四十余幅,在中山公园董事会陈列,请惠临指教。”不仅如此,徐先生还亲自为报界撰写了题为《艺坛近事》的新闻稿。他写道:“琉璃厂金涛斋裱画处主人刘君为人诚厚,艺术家多与往来。此次扩张铺面,齐白石、叶浅予、于非闇、蒋兆和、李苦禅、李可染、王青芳、黄钧、吴幻荪、田世光、宗其香等诸名家咸捐画助其成,而悲鸿尤为赞助。闻诸人作品将于四月二十七日至三十日在中山公园董事会展览四日云。”文章署名为“徐悲鸿”。

刘金涛是个老实人、实在人,对朋友像他那双手一样诚实。剧作家吴祖光在他生前的一篇文章里是这样描述金涛的:“金涛帮过我的家属、父母、子女很多很多;他的善良、助人为乐的精神随时随地感动着我。在这样的时代,不能没有这样的好人……”

金涛的为人,赢得了社会各界的敬佩。1951年吴祖光和新凤霞结婚,北平一些名人到场祝贺,作家老舍先生特别提议:“为我们的装裱大师刘金涛干一杯!”说完,在场的人们举起酒杯,一饮而尽。1952年,白石老人精心画就六尺整宣《松鹰图》送给他所崇敬的人民领袖毛主席。画好后,特别请金涛装裱。毛主席为感谢白石老人,不仅接见了白石先生,还派秘书特地把一大罐湖南家乡酒、肉等礼物送到白石家里。白石格外高兴,吩咐他的护士兼秘书吴女士请刘金涛到家里吃饭,一起品尝毛主席送给他的家乡酒和家乡肉。

子承父业

1946年,24岁的刘金涛回到老家同刘熙梅结婚。这桩婚事是由父母包办的。熙梅姑娘很好,就是没文化。婚后,俩人恩恩爱爱,生下了二子三女。不幸的是,小日子正过得红红火火时,1976年,熙梅突然得了脑血栓。金涛深深爱着苦水里泡大的妻子,千方百计求医求药,但反反复复,久治不愈,后来刘熙梅瘫痪在了床上。但刘金涛却数十年如一日,始终不渝地照顾着妻子,一直到2000年她生命结束。别瞧刘先生文化程度不高,说话也没什么“字”话,可他的文章写起来却如行云流水,很是形象生动。

金涛君老实得像头老黄牛,感动了许多人,悲鸿尤为感动。一日,他挑选了一张六尺宣纸,挥毫泼墨,倾情笔端,一头栩栩如生的耕牛跃然纸上,并题画赞美之:“我虽出卖劳力,但也求其值得。一生伏地耕耘,寻些青草吃吃。世上尽有投机,奈性愚笨不识。至多负荷一犁,听听劳人鼻息。”落款是:“乙丑岁始为刘金涛君写北平解放之日。悲鸿躬逢其盛。”

为支持金涛君发展装裱事业,徐悲鸿为刘金涛亲笔写下了“金涛斋装裱处”匾额。众月捧星,刘氏在徐悲鸿、齐白石等等社会名流的支持帮助下,开裱画店的愿望不仅变成了现实,而且,由于“金涛斋装裱处”主人的诚信立业,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起来。

创办于1947年的“金涛斋装裱处”,停业57年,于2004年1月29日又在老地方———东琉璃厂17号重新开业了。开业那天,张灯结彩,宾客满堂,来自书画艺术界、文学艺术界、新闻界的老朋友,纷纷向83岁高龄的装裱泰斗刘金涛祝贺。子继父业,刘老先生的二儿子宪怀高中毕业后跟父亲当助手学字画装裱。名师出高徒,小怀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当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改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裱画室负责人。正处在不惑之年的刘宪怀,在京城书画装裱界也算是个知名装裱师了。夫人张学静,先是跟他当助手,进步挺快,如今接了“金涛斋装裱处”的班,也称得上“装裱高手”了。

注:本文标题“绝技”二字即为陈叔亮为刘金涛题写的匾额

上一篇:怎样评品装裱的质量
下一篇:浆糊在书画装裱中的作用